图片名称

联系创洋

电话: 
021-66126658

021-66126659

卢总:
139-1700-9455

昆山电话:
0512-5759 1865

邮箱:
sy.lu@cy-water.com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曹杨路1700号辰金高尚领域T9幢308室

曝光!假整改真污染,这些企业水处理整改措施竟成走过场?


分类: 公司动态

作者: 创洋

来源: 水处理

发布时间:2021-08-18 16:38

纯化水 

原标题:曝光!假整改真污染,这些企业水处理整改措施竟成走过场?

“真必正,正大而光明。如日月经天,似江河行地”,人无真不立,国无真不宁。真,是一个人,一个企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安身立命之本。两年多来,中央水处理督察组在各地市开展水处理督察工作,结合群众反映、媒体曝光的线索,向各地反馈了一系列影响恶劣、群众深恶痛绝的案件,提出了具体整改要求。以及前不久的中央水处理督察“回头看”,也受理群众举报高达30000多件,问责4000多人,对此中央水处理督察“回头看”对各地群众举报信访,也针对性地提出了整改要求。这两年多,中央水处理督察发现一些企业依然是“假整改”真污染,水处理整改措施竟然成了走过场,真的是让人痛心疾首!

假整改真污染,这家上市公司被央视曝光

当地居民5年没水喝 上市11年更是业绩平平

说来话长,还得从两年前说起。2016年1月,中央水处理督察组第一次亮相,云南成为全国首批督察的省份之一。

在这次督察中,督察组指出了云南省存在的主要问题有: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要求不严、高原湖泊治理保护力度仍需加大、重金属污染治理推进不力、自然保护区和重点流域保护区违规开发问题时有发生。

然而时光荏苒,一晃眼两年过去了。大家可能觉得这里会变得很美?天蓝地绿,山清水秀?然而,就在今年的6.5环境日,中央第六水处理督察组再次进驻云南,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半个月后督察组发出通告,曲靖市一家名为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公司被点名批评,废渣违规堆存依然如故,旧账未还,又欠新账。

根据央视记者的调查,白天无论是罗平锌电,还是超精细锌粉厂,厂区里除了几个工人清理废渣外,一片寂静。然而,一到晚上,却是另一番情景。究竟是何种情景呢?

凌晨2点夜深人静,借助灯光,可以清楚地看见一阵阵黑烟不断地从一个工厂的烟囱里冒出。

周围的百姓告诉记者,这个半夜排放黑烟的工厂,就是中央水处理督察组“回头看”时,点名批评的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它的污染除了排放黑烟,还有肆意堆放工业废渣。据当地居民反映,堆了有几十吨。

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2007年在深交所挂牌交易, 2017年,这家企业荣登云南省制造业50强的榜单。但就是这样的一家企业,在中央水处理督察组巡视的行动中,2016、2017年两次被点名批评。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位于珠江上游南盘江流域,是国内首家集水力发电、矿山勘探采选、锌冶炼及深加工为一体的股份制企业。2007年在深交所上市,它也是云南省目前唯一一家由县级财政部门控股的上市公司。

在水处理督察组公布的现场照片中,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厂区内含铅废渣堆场集水严重、防渗膜破裂;另一渣场存放约10万吨含铅锌镉等的钙渣;沾染重金属污染物的厂区土地寸草不生。该公司厂区背后的一座荒山上,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的园区内堆起的两座小山,就是工厂堆积废渣的地方,这些废渣堆起的高度近20米。

尽管距离中央水处理督察点名批评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时间,但是有毒有害的废渣还是没有任何有效措施,肆意浸泡在雨水中。

由于污染严重,当地的水源遭到威胁,自来水无法喝,至少有4、5年的时间,周边的百姓也不得不靠喝矿泉水维持生计。

村民们告诉记者,水质污染最重要的就是来自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的超精细锌粉厂,旁边的九龙河流速非常慢,碧绿色的河水中混杂着杂质,犹如一滩死水,并且一阵阵难闻的恶臭扑面而来,成了名副其实的污水河。已经严重污染的水体,最终还是会缓缓流进九龙河的下游,最终汇入珠江流域。

图为当地名副其实的污水河

该公司超精细锌粉厂外墙边上的一个水槽里,积存着大量污浊不堪的工业废水,不仅如此,在锌粉厂沿着墙根的其他水槽里,大量废水也同样聚集,现场散发着难闻、刺鼻的气味。

水槽里散发着难闻,刺鼻气味

6月21日,生态环境部在官方网站发出名为《曲靖市委市政府官僚主义上市公司环境污染触目惊心》的通告。这份通告严肃指出,中央第六水处理督察组下沉曲靖市督察发现,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重金属污染隐患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呈进一步加重之势,对珠江上游水环境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堆放大量含铅、锌、镉等有毒有害物质的钙渣(含脱硫石膏渣),没有台账,管理粗放,数量不详。”两天后,曲靖市环境保护局召开环境行政处罚案件审查委员会会议,决定对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的环境违法行为做出责令整改、罚款53万元的处罚决定。同时,曲靖市环境保护局还对于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下达了停产整治通知。

也许好多人会问,这次严肃的停产整治,是否真的会得到真正的执行落实呢?事实上也并非如此。

6月30日,记者凌晨一点半前往调查发现,当驾车行驶到距离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还有500多米时,就听到了机器轰鸣的声音,由于是深夜,听起来格外喧闹。与白天安静的厂区相比,深夜的云南罗平锌电的生产车间灯火通明。

早上七点,在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记者清楚地记录了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的烟囱里灰黑色的浓烟正在不断向外排出。

在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排出的废气覆盖的范围内,山体的植被很稀疏,几乎没有树木,与山脊另一侧的植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地居民称基本上没有农作物,连石头都风化了。而且那个烟毒得很,草都不生。那个烟一出来,一吸,气喘不上来那种感觉。”

一年半过去了,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重金属污染隐患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呈进一步加重之势。

图为冒着热气的废渣堆成小山,壮观!

记者调查时发现,在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靠近加油站一侧的五十多亩地大小的后院中,一堆工业废渣正在冒着热气。而在靠近加油站的一侧,废渣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高度大约在十几米左右。在院子的另一侧,冒着热气的废渣还在持续增多。

天红矿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罗平锌电的车经常来卸矿渣,一辆车能有17 、18吨。

记者注意到,仅7月2日一天就有31车矿渣拉进来,时间从凌晨2点持续到晚上11点。

上市十多年累积净利润竟亏损

资料显示,罗平锌电于2007年在深交所上市。截至目前,公司第一大单一股东为罗平县锌电公司,持股8859.7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40%。实际控制人为罗平县财政局,公司为地方国有控股企业。截止到2017年初,员工近2000人。

公司所属行业为有色金属冶炼业,根据公司官网,主要产品包括锌锭、金属锌粉、镉锭、铟锭、锗精矿等。

数据显示,上市的2007年,罗平锌电实现营业收入12.39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亿元。不过公司上市后,不论是营收规模,还是利润规模,整体都无明显成长,期间的2008年、2010年、2011年、2013年甚至出现亏损。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为16.19亿元,仅比2007年增长三成左右,而上市当年,也成了公司最赚钱的一年。

而且上市10多年来,累计净利润竟亏损9000余万元。

图为证券时报给出的数据

宁夏一工业园环境整改敷衍走过场

假整改,真销号

据生态环境部消息,中央第二水处理督察组于2018年6月1日正式进驻宁夏回族自治区,对第一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情况开展“回头看”。6月10日,督察组不打招呼、直奔现场,对石嘴山市平罗县太沙工业园区开展了检查,发现园区宁夏绿源恒活性炭有限责任公司等企业环境问题突出,敷衍整改情况明显。

2016年11月,中央水处理督察组向宁夏反馈第一轮督察意见,指出石嘴山市平罗县太沙工业园区环境污染严重,群众反映强烈。为此,宁夏回族自治区及石嘴山市均制定了整改方案,平罗县也细化了整改措施。要求太沙工业园区有关企业对污染治理设施进行提标改造,改善园区环境质量,并明确于2017年底前完成整改任务。

2017年12月25日,石嘴山市水处理督察整改落实领导小组对该工业园区环境污染问题整改任务进行了销号公示,认为平罗县督察整改工作达到了自治区及石嘴山市整改目标要求。平罗县发改、工信、安监、水处理、开发区管委会等部门于2018年1月开始分三批组织验收通过,并同意对停产整改企业恢复供电。

但是中央督查组在“回头看”中发现,宁夏绿源恒活性炭有限责任公司是园区一家化工企业,共有8台炭化炉、6台活化炉,主要生产活性炭产品,是园区需要督察整改的重点企业之一。现场检查时,该企业2台炭化炉、2台活化炉正在运行,1台活化炉正在点炉之中。检查发现该企业环境违法问题严重:

一是炭化炉窑头跑冒滴漏严重。

图为炭化炉车间无组织排放严重

二是烟气排放口未安装在线监测设施。

三是擅自停运污染处理设施。

压滤机长时间未运行,督察人员到来时刚刚开启。

氢氧化钠脱硫剂长期堆存无使用记录。

督察组现场查阅相关资料,并对太沙园区及有关企业负责人、平罗县有关部门进行了问询,发现宁夏绿源恒活性炭有限责任公司仅对窑尾水膜除尘进行简单维护,对跑冒滴漏等问题未采取任何提标改造工程;其他一些企业也没有整改到位甚至没有整改,属于典型的虚假整改,敷衍整改。

石嘴山市及平罗县相关部门未严格履行监管职责,对企业环境污染问题熟视无睹,整改验收走过场,乃至假整改、真销号,企业污染问题没有根本解决。对此,督察组将进一步深入调查,厘清责任,绝不允许以虚假整改、敷衍整改应对中央水处理督察。

家喻户晓的“汇仁肾宝片”的生产商虚假整改责令停产

有钱打广告却不舍得做水处理

6月20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严肃查处水处理假整改:江西汇仁药业表面整改、虚假整改被通报》的文章。

文中称,南昌县已经对江西汇仁药业采取停产整顿措施,约谈相关负责人,要求整改没有到位不得开工。其中,汇仁药业分管水处理副总裁钮犇被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扣除2018年奖金。汇仁药业正是家喻户晓的“汇仁肾宝片”的生产商,而此次处罚仅仅揭开了汇仁药业水处理问题的“冰山一角”。

据当地媒体报道,此前有南昌县居民向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反映“汇仁药业偷排废气,产生恶臭”。6月2日,江西省组织环境执法人员到汇仁药业进行现场检查。当时,该企业污水处理设施、恶臭气体收集和处理设施等均在正常运行,并未发现异常。

但是一周后,督察组现场检查发现,汇仁药业针对刺激性气体排放问题,整改严重滞后,甚至弄虚作假。

上图为被截断的管道

2018年初,为了解决刺激性气体排放问题,汇仁药业新买了一套UV光催化塔。然而,企业认为废气中粉尘浓度过高,影响装置运行,就擅自截断进气管道,停用该除臭装置。这样一来不仅机器成了摆设,臭味没有消除,超标排放的粉尘还把大片水泥地面染成了砖红色。

说起汇仁药业,“他好我也好”、“把肾透支的补回来”等广告语连小学生都知道。

该公司的主要产品汇仁肾宝更是销量惊人,2013年至2015年,汇仁肾宝的销售收入分别为9649万元、6.19亿元、12.7亿元、6.7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21.33%、68.49%、86.12%、88.58%。其中,2015年汇仁肾宝热销8.7亿片,号称累计帮3亿多男性“挺直了腰杆”。

如此好的销量与广告营销密不可分。招股说明书显示,2013年至2015年,该公司的广告与宣传费分别约为3865万元、3.1亿元和6.7亿元,而2016年上半年的广告宣传费也已高达3.32亿元,可是同期整个公司的净利润却分别仅有8001万元、1.6亿元、3.4亿元和7778万元。

当然,高额的广告费带来的是极大的曝光率,一想到补肾的产品,很多人第一时间都会想到汇仁肾宝。

可对于水处理问题,汇仁药业却表现的十分含蓄。看到这里,人们估计就会问了:这么好的销量,大把的钱用于打广告,为何却不能划出一部分钱用于造福于社会的水处理支出?却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顶风作案?弃社会责任与建设美丽中国于不顾?

总结

对于假整改真污染问题,创洋水处理呼吁有关部门一定要“真问责”零容忍!

污染防治是三大攻坚战之一,水处理执法督查工作是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要手段,但一些地方思想认识不到位或出于畏难情绪,消极应对或抗拒督查,往往是腰来腿不来、走马观花、点到为止,甚至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阳奉阴违、欺上瞒下,“表面整改”“虚假整改”“敷衍整改”等生态水处理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现象时有发生。这种假治理、走过场,导致一些地区生态环境质量恶化、风险加剧。

水处理整改造假,固然与企业利益驱动有关,但归根到底在于一些地方仍然沉迷于先污染后治理老路,醉心于追求经济指标而忽视生态环境保护,面对水处理突出问题依旧存在保护主义思想,没有严格落实水处理主体责任。对此,创洋水处理建议:对各种形式的假整改要严肃问责追责,不彻底解决问题决不撒手,努力做到”真问责“零容忍!关于工业废水方面的问题,可以搜索创洋水处理官网或者关注创洋水处理微信公众号,我们水处理专家将会为您量身定做水处理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