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名称

联系创洋

电话: 
021-66126658

021-66126659

卢总:
139-1700-9455

昆山电话:
0512-5759 1865

邮箱:
sy.lu@cy-water.com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曹杨路1700号辰金高尚领域T9幢308室

任重道远!一场大雨掀开黑臭水体最后一块遮羞布 万亿资金缺口成绊脚石?


分类: 公司动态

作者: 创洋

来源: 水处理

发布时间:2021-08-18 16:38

纯化水 

原标题:任重道远!一场大雨掀开黑臭水体最后一块遮羞布 万亿资金缺口成绊脚石?

城市黑臭水体是群众身边的污染。26日,生态环境部水环境管理司司长张波介绍,生态环境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对70个城市进行专项督查,新发现未列入国家清单的黑臭水体274个。部分地区治标不治本,黑臭反弹的风险很高。黑臭水体整治,是一项庞大而系统的工程,涉及到大量的投资,市场空间超过一万亿元。面对如此巨额的资金缺口,政府就束手无策了么?

70城市新发现247个黑臭水体

自5月上旬起,生态环境部联合住建部组织32个督查组,分三个批次,对30个省(区、市)70个城市上报已完成整治的993个黑臭水体进行督查,截至目前,已结束现场督查阶段的全部工作,形成了督查城市黑臭水体整治情况通报函和问题清单。

张波介绍,70个城市共上报列入国家清单的黑臭水体1127个。通过审核资料,现场检查,对上报已完成整治的993个黑臭水体均开展了现场核查,其中黑臭水体评估已完成的是919个,占92.5%。36个重点城市上报黑臭水体676个,其中上报完成整治的是670个,评估已完成的是629个,占93%。不过,督查新发现的黑臭水体有274个,占原来比例的四成。

五大问题成黑臭水体治理“老大难”

他表示,总体来说,督查发现的问题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有些城市黑臭水体排查不认真、不到位。

二是控源截污不到位,存在非法排污口,城镇污水管网不配套,雨污合流管道比例偏高,导致一下雨污水就随着雨水出来,另外还发现部分企业违法排污问题。

三是垃圾收集转运处理处置措施不到位。督查发现一些黑臭水体河面上存在大面积的漂浮物,有的黑臭水体河岸存在大量随意堆放的垃圾,一下雨垃圾就进入河道。

四是内源污染未有效解决,有的重污染底泥没有得到有效清除,有的已经上报完成整治的河道依然存在大面积的翻泥现象,有的底泥随意堆放,很容易造成二次污染。

五是部分地区治标不治本,黑臭反弹的风险很高。督查发现有些地方存在调水冲污,美其名曰“生态调水”,把河道当成污水处理厂,把污水放进河道,在河道里治污。“有的干脆给河流加盖,眼不见心不烦”。

图为黑臭水体

臭的令人作呕

张波说,将对督查发现的问题一一建立问题清单,督促有关方面将问题整改、落实到位,生态环境部也继续对地方进行督办。

全国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形势不容乐观:时间紧,任务重

2015年《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提出,到2020年,地级及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均控制在10%以内。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建成区于2017年底前基本消除黑臭水体。

在7月26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生态环境部水环境管理司司长张波透露,“2020年底前地级及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基本消除”这一任务非常紧迫。

城市黑臭水体是城市建成区呈现令人不悦的颜色和(或)散发令人不适气味的水体的统称。黑臭水体治理是《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下称《水十条》)的重点任务之一,也是未来三年污染攻坚战的七大行动之一。

《水十条》要求,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建成区要于2017年底前基本消除黑臭水体。到2020年,地级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均控制在10%以内。

一场大暴雨就能掀开隐藏黑臭水体最后一块遮羞布

第一批和第二批共对19个省46个城市上报已完成整治的739个黑臭水体进行督查,经督查判定57个水体未消除黑臭,占督查总数的7.7%。

这46个城市中,达到治理目标的25个,未达到治理目标的21个。未达目标的城市包括十堰、武汉、上海、南宁、岳阳、芜湖、安庆、无锡、随州、上海、扬州、广州、东莞、太原、石家庄、赣州、吕梁、南昌、昆明、自贡、安顺和贵阳。

张波还特别指出,新发现的221个黑臭水体还不全。在有些城市督查,恰逢大雨,黑臭水体都出来了。

为何一场大雨就能暴露问题?7月26日,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镇水务分院资源能源研究所所长王家卓解释,当前,我国城市黑臭水体治理大部分都是按照“控源截污、内源治理、生态修复、活水保质”的思路进行治理。即使都做完了旱天污水截流,在雨天的时候依然还有一些污染物会排向水体。在雨天的时候,合流制排水系统会有雨污混合水排到水体中造成污染,分流制排水系统会有初期雨水排往水体造成污染。

张波则提到:“有一些城市采用的是临时性的污水处理设施,用河道截污,把污水放到河道里来,在河道下游建一个临时性的污水处理设施,效果不能保证,而且一下雨的时候根本挡不住。这个很容易造成水体反黑。”

资金问题头疼:万亿资金缺口成绊脚石

黑臭水体整治除了前述问题,还有一个现实问题:资金。

张波表示,全国供水管道长度大约100多万公里,污水管道长度只有60多万公里,相差40多万公里。一公里污水管道平均成本300万,三四十万公里污水管道算下来需要1万亿。这只是污水管网的投资缺口,加上污水处理厂、河道综合整治等,黑臭水体的总投资额“超过一万亿是没问题的”。

“我们在督查过程当中也发现有些地方财政确实比较困难,地方债务也比较大。有些地方每年要还的利息就一二十个亿,收入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数。他们觉得没钱,黑臭水体花那么多钱我怎么治,这个事情就变得无解。”张波说。

张波说,“黑臭水体整治涉及到大量的投资,光污水管网就需要一万亿元的缺口。另外还有污水处理厂,还有河道的综合整治,总的投资数量是很大的。”

面对如此大的投资金额,张波认为,加大财政投入毫无疑问是十分必要的。此外,需要通过政府更好地发挥作用来激发和保障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把潜在的水处理市场变为现实的水处理市场。

对此,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下称《污染攻坚战》)提出,对中西部地区,中央财政给予适当支持。

具体怎么做呢?

7月26日,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向记者分析,从张波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解释来看,要注意三方面内容:重视和优先保障水处理,市场化需考虑企业盈利,理顺价格机制和收费问题。

张波表示,领导干部要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新发展理念。“这个理念转不过来,工作就很难到位。”张波说,“在我们国家经济发达的地方一样有水处理落后,经济欠发达的地方一样有水处理先进。”

以山东菏泽为例,该地区是经济欠发达的山东鲁西南地区,去年污水处理能力为16万吨,通过理顺污水处理费等改革体系,采用BOT方式,加强政府和社会资本间的合作,一年时间内实现处理能力翻番,三条出境河流从去年的五类水质提高到四类。

污水处理费的调整,按照《污染攻坚战》的要求,原则上应补偿到污水处理和污泥处置设施正常运营并合理盈利。

除了经济政策外,政府还要加强监管,加快补齐城镇污水收集和处理设施短板,提高管网的管理维护,监督污水处理厂设施达到稳定达标排放。

总结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 必作于细。黑臭水体治理是我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标志性重大战役。我们始终要坚定打赢这场战役必胜的信心和决心,力排万难,勇于进取。用张波的话说,始终要把群众是否满意作为黑臭水体治理首要标准,公众全程参与,滚动管理,不获全胜不收兵。